UberEats 配送員為了搶單成了地藏菩薩 郊區沒人接單只能自力救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今年日本街頭出現了一種地區新景觀叫做「 Uber 地藏」,這是形容那些守候在餐飲店附近等著接單的 UberEats 配送員。今年才加入 UberEats 的岸元志津子,現在只是個大二的學生,去年還有個居酒屋打工的活可以做,今年因為疫情這份工作也沒了。為了賺生活費,他幫自己設定目標每天跑 3 小時的 UberEats ,每小時至少要達到 2,000 日圓以上的收入,如果一個月只休息 5 天,要賺 20 萬日圓應該不難。「要達到這個目標最快的方式,就是鎖定自家附近的麥當勞,在麥當勞門口待機,不但接單的速度快,而且容易計算送達的時間以及距離。」最近像志津子這樣想法的 UberEats 配送員不少,有時候東京都內的麥當勞門口,可以看到 20 幾個 UberEats 配送員,或坐或站滑著手機等著接單,活像是日本鄉間小道的地藏王菩薩,才有這個「 Uber 地藏」的渾名,不過可別小看這些「 Uber 地藏」他們有時候一個月的收入可以高達 100 萬日圓。

日本配送員以自行車為主 但是偶爾會誤闖高速公路

岸元志津子說:「每次配送的費用大約是 500 日圓~ 600 日圓左右,如果要達到一個小時賺到 2,000 日圓,那至少一個小時要配送 4 次以上,也就是每 15 分鐘就要完成一張訂單。」為了要維持高效,這些 Uber 地藏大都集中在都會的激戰區。日本的 UberEats 配送員跟台灣的 UberEats 最大的不同在於日本配送員幾乎都是以自行車為主,但是現在 Google Map 上並沒有日本自行車專用的選項,配送員們如果接郊區的訂單,一方面因為體力問題,可能跑一趟下來就得要休息老半天。而且因為 Google 沒有專屬的自行車道規劃,這些配送員們只能選擇「開車」或是「步行」規劃路線,這也是為什麼最近日本經常出現 UberEats 配送員騎著自行車上高速公路的新聞。所以這些 UberEats 的配送員們寧可待在連鎖餐飲店門口當「地藏菩薩」等著單子上門,也不要冒險又沒效率的跨區遠程送餐。

辦公室太遠沒有 UberEats 要送 只好推公差拿便當換點數

這些 Uber 地藏們可不像地藏菩薩的石像那樣,一整天乖乖的待在那裡。不少人在路邊抽菸、滑手機,佔據通道的行為,引起不少店家的反彈。這些 UberEats 配送員寧可選擇在高效率的都會區當地藏菩薩,也不去郊區送餐,使得郊區的企業或是醫院想要叫個中餐外送,不但沒有 UberEats 願意接單,許多餐飲店也因為人手不夠,做不了外送服務。最好只好辦公室同事,互相推一個代表出公差,出門幫大家拿中餐。但是現在日本職場講究平等公平,如果像昭和時代老是找菜鳥出公差,早晚會出事。於是現在有一種叫做 「Joy弁」的服務,辦公室的成員可以全員登錄這個平台,到了中午想要吃午餐的時候,透過聯合點餐的方式,向平台上合作的餐飲店點餐,點完餐點之後,指定由成員當中的一個人前往取餐,這個前往取餐的同事,可以從平台上獲得回饋金,下一次點餐的時候,可以使用回饋金折抵餐費。這樣的做法,不但幫店家節省了外送餐點的人力成本,也讓辦公室裡願意幫大家跑腿拿餐點的同事多了為大家服務的動力。

食品宅配經濟正夯 日本進入戰國時代

根據日本矢野經濟研究所去年所發表的資料,日本的食品宅配市場將從 2014 年的 1兆 9,145 億日圓大幅成長,預估在 2023 年將會突破 2 兆 4,000 億日圓。目前這個數字會在今年疫情的狀況下,向上大幅調升。尤其光是 2020 年 6~8 月每次利用 UberEats 外送平台的人數,從過去以個人點餐為主,轉變成了以 2~4 人一起點餐叫外送為大宗。為了因應疫情,日本社會的飲食習慣逐漸改變,現在除了 UberEats 以及出前館兩大巨頭相互比拼之外,包括 Joy 弁以及來自歐洲、韓國的食品宅配服務,也紛紛在日本插旗不振,未來各種不同型態的食品宅配競爭也會越來越白熱化。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