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東關西大不同! 從捲筒衛生紙看日本的縣民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新型冠狀病毒意外引發出不少對於日本人的民族性以及日本各縣縣民性的討論,像是從江戶時代就存在的自警團,原本用意是希望透過民間的守望相助,協助維持社會秩序,但是後來不管是自警團或是現代的自肅警察都暴走成了唯我獨尊的假性正義。另外一種與自肅警察正好相反的個性是最近陸續出現部分中高年族群,到商店街串門子之後,再四處宣稱「我已經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而且這些人大部分都出現在愛知縣,愛知縣警方到目前為止已經逮捕七名嫌犯,其中一名移送法辦,這也引發了網路社群媒體對於日本縣民性的熱烈討論。

吐口水老人逛大街 愛知縣警方疲於奔命

2020 年 5 月 15 日日本處於緊急事態宣言期間,一名住在名古屋 54 歲男子,故意走在大街上對著往來的民眾們吹氣、噴口水,一邊說「嘿嘿,我在散播新型冠狀病毒」接著又有一名同樣住在愛知縣東鄉町的 63 歲老人,在鄉公所與職員一言不和,朝著職員吐口水然後說:「我就是確診病例,怎樣!」甚至還有一名被判定確診的 57 歲男性,不依規定在家自主隔離,刻意跑到街上的酒吧喝酒,結果造成酒吧的一名工作人員因此感染新冠病毒,迫使這家酒吧歇業一個多月,營業損失超過 600 萬日圓。雖然類似的事情,在其他縣市像是松江市、宇都宮市也有零星案例,但是愛知縣發生頻率的確是日本全國之冠。

從確診病例數看縣民性 岩手縣民忍耐度超強

相對於愛知縣的感染比例偏高,至今仍然沒有傳出任何確診病例的岩手縣,五月底的記者會中,縣長達增拓被問到為什麼岩手縣可以保持零確診?他回答說:「這要歸功於岩手縣民們的個性,認真、慎重是岩手縣縣民的特色。」類似的回答也出現在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的記者會上,記者們詢問為什麼大阪府的確診病例比同樣是日本超大型都市的東京都來低時,吉村洋文回答:「大阪府的民眾只要遇到災害或是需要危機管理的時候,團結一致解決問題的本性就會出現。」於是社群媒體開始出現了各種討論日本縣民性的貼文,像是德島縣民雖然不起眼,但是意志很堅定。島根縣民則是很在乎別人的目光,一定會乖乖待在家裡,而普遍認為岩手縣民一直保有幕府時代南部藩具備的堅毅忍耐的個性。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縣民性屬於大數據 但是不能因此忽視個人的差異

對於日本縣民性的說法,寫過多本經營管理暢銷書的矢野新一也說,從商業角度來看,日本每個縣市都有些不一樣的特性,矢野舉例,像是關西的捲筒衛生紙一定是單層的賣得比較好,但是關東地區的民眾普遍喜歡是兩層疊在一起,用起來比較舒服。另外像是吐司麵包,關西地區的切片一定是越厚越好。不過專門研究分析的日本縣民特性的木原誠太郎表示,的確每個縣因為歷史、文化等等風土民情,容易有一些特殊的心理傾向,但是這也不能完全以一概全,還得注意到有些行為與年齡以及職業也都有關係。例如這次愛知縣被逮捕的七名嫌犯,清一色都是中年男性,這些人的行為與其說是縣民性,還不如說他們只是想要利用人們恐懼新型冠狀病毒的心理,強化自己在人們心中的影響力。這也是已故的知名文化人類學者祖父江孝男提到的「忘了每個個體都有自我個性,而只是一味強調縣民性,很容易發生對於人種、族群或是群體的集體偏見。」為了防疫,人們開始在國與國之間,甚至城市與城市之間築起了一道無形的牆,把「縣民性」當成茶餘飯後的談資的確有趣。但是把這標籤貼在生活周圍的人們身上,就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