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巨人歷經 11 年的歲月 一部具有醒世意味的佳作

知名漫畫家諫山創的「進撃の巨人」從 2009 年 9 月在「少年漫畫別冊」連載開始,到現在為止已經經歷了 11 年半的時光,這系列的作品,總算要在 2021 年 4 月 9 日正式劃下句點。這部作品從一群被困鎖在「人類最後據點」的王國,面臨與不知從何而來會吃人的巨人族相互戰鬥的故事說起,原本以為這只是一部充滿想像力的戰鬥漫畫,沒想到故事裡卻有著諫山創對於人類世界史不同的見解與看法。動畫推進到第三季之後,許多謎團逐漸解開,原來諫山創想要描述的是人類相互征服、殘殺、歧視與欺騙的故事,統治者透過改寫歷史與教育的方式,讓圍牆裡的人們以為他們才是上帝最後揀選的子民,是人類最後的希望,沒想到到頭來,他們戰鬥的對手卻是與他們相同的人類。

不迎合讀者的期待 故事的主軸早已經定調

諫山創 19 歲的時候,將原稿拿到了講談社,立刻受到矚目,當時負責諫山創的編輯川窪慎太郎說:「從 2009 年開始連載到現在,從來沒有聽到諫山創喊累退縮過。」一個漫畫家要在 11 年間,能夠維持高質感的創意源源不絕,在漫畫界相當少見。川窪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諫山創不但擁有說故事的能力,他還能把想把表達的深沉寓意,巧妙的安置在漫畫以及文字對白的背後。為什麼會想到用吃人的巨人來當成故事的主軸,諫山創說:「唸小學的時候,有一次學校實施避難訓練,我們躲在公民館避難,電視剛好播出『科學怪人的怪獸 山達對蓋拉』,就看兩隻像人的怪獸相互打架撕咬,印象深刻,在創作進擊的巨人的時候,腦袋裡就一直浮現出這樣的畫面,揮之不去。只好把這樣的畫面轉換成了巨人的樣子,畫在故事裡。」諫山創當漫畫家的道路並不輕鬆,他一直到高中的時候,都不敢把自己的作品拿給其他人看。直到唸了漫畫專門學校,有一次趁著到東京旅行的機會,鼓起勇氣把進擊的巨人原稿拿到講談社投稿,獲得佳作被刊登在少年周刊別冊上,沒想到引起熱烈迴響,才有之後 11 年半進擊的巨人系列出現。這 11 年半來,諫山創一直是個有著自己想法的創作家,有些漫畫家會依照讀者來函變更故事的軸線,對於諫山創來說:「迎合讀者就是對讀者的背叛。」

人類和平最後的破壞者 還是人類內心的慾念

進擊的巨人的故事主軸沿著「巨人吃人」為核心向外展開,諫山創巧妙地透過非現實的設定,將人們的思緒從幻想的漫畫情節,拉入現實世界當中。在第三季的故事中就可以發現,「巨人戰略」只是政治謀略的一部分,即便是同一個民族的族群,也會為了生存而背叛原生族群的荒唐事。這樣的故事,在人類的文明史中,不算是什麼新鮮事。在進擊的巨人中,故事圍繞著艾爾迪雅人與馬萊人之間的相互統治壓榨的歷史情結中,原本艾爾迪雅人統治包括馬萊人在內將近千年之後,卻被馬萊人築起的圍牆,限制艾爾迪雅人的自由,成了被統治的族群。他們想要進入馬萊人生活的街區,還得要配戴識別用的脘章,不然的話就會遭到嚴厲的懲罰。這樣的描述,翻開人類的歷史,直到現在還是有所耳聞,

對於社會政治的省思 在作品中表露無遺

在「進擊的巨人」當中,艾爾迪雅人與馬萊人不但不可以居住在同一個城區,艾爾迪雅人的生活空間被一道高牆所圍堵起來。加上艾爾迪雅人的血液中,具有成為巨人的基因,馬萊人不斷的教育他們統治下的艾爾迪雅族人,他們是「具有惡魔之血」的民族,從內心深處打擊艾爾迪雅人對自我的信心,有些艾爾迪雅人的內心不自覺的與統治他們的馬萊人同步,對自我全盤否定。文學創作就像世界的一面鏡子,進擊的巨人所描述的內容與現實社會的政治有著異樣的重疊性,諫山創利用這部作品,提出了他心中對於現實狀況的質疑與省思,或許也是這部作品能夠受到跨種族、跨世代喜愛的主要原因。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