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數學家稱為最佳夥伴的羽衣粉筆 意外牽繫著日韓之間的感情

還記得小學上課的時候,每堂下課值日生都有一個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板擦上的粉筆灰打掉,讓老師在下一堂課有乾淨的板擦可以使用。自從白板以及麥克筆普及之後,粉筆、板擦以及黑板,慢慢的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消逝。 2015 年日本一家專門生產高級粉筆的文具工廠「羽衣文具」因為粉筆市場逐漸萎縮,宣布停產關門。沒想到一個在韓國補習班授課的老師,卻意外接續這家粉筆廠的機器以及生產技術,讓這家將近百年的日本高級粉筆廠在韓國延續生命,現在由韓國生產的日本粉筆品牌「 HAGOROMO (羽衣)」不僅在日本、韓國甚至連美國以及中國都擁有大量的愛好者,使用這個品牌的粉筆,美國史坦佛大學的數學教授 Brian Conrad 還特別拍了影片推薦「羽衣粉筆,是數學學者最好的工作」。

少子化以及數位化使得粉筆需求下降 工廠面臨停工

日本的粉筆技術在明治時代由法國引進之後,到了大正時期進入日本粉筆技術生產的成熟期,當時日本全國有超過數十家的粉筆文具工廠製作粉筆。到了二次大戰結束之後,戰後嬰兒潮加上學校教育普及,粉筆的需求量直線上升。根據日本白墨工業組合的統計, 2008 年日本粉筆生產量達到一年生產 1 億 4,000 萬支的規模,當中羽衣文具一年生產高達 8,700 萬支粉筆,是日本粉筆的第一品牌。但是隨著少子化以及 IT 教育普及,粉筆的需求逐年減少。加上羽衣文具的第三代社長渡部隆康,長年身體狀況不佳,乾脆在 2015 年宣布自主停業。當這個消息公布之後,許多羽衣粉筆的愛用者用各種方式希望羽衣可以繼續生產,但是渡部社長因為粉筆產業被視為「夕陽產業」又找不到後繼傳人的情況下,也只能選擇停業。

即便是夕陽產業也不願意送給韓國人 老社長面臨壓力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韓國的補教老師辛亨錫與渡部社長的二女兒岩田貴子取得聯繫,岩田貴子曾經在韓國留學,辛亨錫請岩田貴子問問老社長是不是可以將「羽衣文具」的粉筆生產技術搬到韓國,讓他可以在韓國發揚光大。老爺子起初並不同意,渡部社長說:「羽衣文具生產粉筆的機器,都不是市面上買得到的,全都是我跟已經退休的專務一起組裝研究的成果,而且粉筆使用的貝殼、小麥粉以及水這些原料的性質也會因為工廠所在地的不同而有所改變。」羽衣粉筆的評價在於書寫流暢而且不容易折斷,這些都與使用的原料材質以及配方有關,渡部社長擔心即便把機器搬到韓國,也不一定可以生產出跟日本品質相同的粉筆。另外還有一個麻煩的問題,就是日本國內的反彈,即便已經被認為是「夕陽產業」的粉筆生產,有些人還是不希望將技術外流到其他國家,尤其是韓國。

為了技術能夠傳承 打破了民族之間的嫌隙

岩田貴子回憶當時的情況:「面臨外界強烈的批評,最後讓父親下定決心是不希望羽衣粉筆生產技術因此失傳。」於是渡部社長答應了辛亨錫的提案,將工廠中三部粉筆生產機器的兩部輸出到韓國,他還帶著技師一起到韓國研究當地的水質以及原料,重新調製配方,教導當地的技師怎麼做出跟日本羽衣粉筆相同品質的粉筆。當時跟著渡部社長一起到韓國的山本義春現在依舊留在韓國工廠協助粉筆的生產「我的任務就是讓這些跟著社長一起到韓國的機器,可以發揚羽衣的品牌生命。」去年全球蔓延的新冠疫情,許多學校改成了線上教學,黑板以及粉筆在畫面上呈現出多彩的顏色,反而讓粉筆的銷路大增。可惜的是,渡部社長卻在去年 7 月與世長辭,沒有辦法繼續看到羽衣粉筆再次受到矚目的光景。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