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飛奔的食物外送員 每天冒著風險賭命討生活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前幾天桃園市一名 foodpanda 的食物外送員在送餐途中車禍身亡,因為理賠保險的問題將近幾年在台灣越來越紅火的食物外送員的勞保制度以及勞動平安保險問題直接拉上檯面。從 2016 年開始日本的 UberEats 食物外送服務也跟台灣一樣的風風火火,最近連 Lawson 這類的大型便利商店,也開始與 UberEats 合作宅配服務,對於便利商店來說,只要跟其他外送平台店家一樣向 UberEats 承租接單的終端機就可以提供商品外送服務,這比便利商店雇專人宅配的人事費用當然便宜很多。根據 UberEats 發表的最新資料,目前 UberEats 在日本全國有超過 16 個都市擁有 1 萬 5,000 名以上的食物外送員。但是這群外送員一旦在配送途中遇到交通意外事故,也跟台灣的外送員一樣,無法獲得勞動災害的任何保障。

僱用關係?承攬關係? 外送平台與外送員的曖昧不明

為什麼 UberEats 擁有超過 1 萬 5,000 名的食物外送員,卻不能享有最低工資、有薪假或是任何勞災保險。日本 UberEats 的企業關係部部長桐明詩織說:「如果由 UberEats 強制外送員加入勞工保險, UberEats 與外送員之間就成了僱傭關係,這便失去 UberEats 原本希望外送員是在正職工作之餘對於時間有效運用的本意。」桐明部長認為 UberEats 的外送平台如果增加了與外送員之間的強制規定,就會喪失了平台原本該有的柔軟性。「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當系統發現外送員連續接單超過 12 小時,我們的 APP 會停止出單,強制外送員休息以防止意外發生,同時也會定期與交通警察機關合作,為外送員們開辦講習課程。在夏天的時候,也會每天配給外送員們一瓶運動飲料,防止他們水分流失。」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日本外送員成立勞動組合 協助爭取傷害補償

站在 UberEats 外送員的角度來看, UberEats 平台這些措施都只是皮毛而已。今年 10 月由一群 UberEats 外送員發起的「 UberEats 外送員勞動組合」正式成立,勞動組合律師川上資人認為:「從法律的觀點來看,義務幫外送員們加入勞動平安保險與僱用關係之間沒有衝突。」現在透過勞動組合已經與 UberEats 協調建立了一套「傷害補償制度」從 10 月 1 日啟動,制度中規定 UberEats 的食物外送員從接單到任務完成,或是用戶取消訂單之前如果發生任何事故意外,都可以透過「傷害補償制度」中的規定獲得一筆慰問金。慰問金的金額也有明確的規定,醫療費用最高支付 25 萬日圓,如果不幸因為事故身亡有 1 千萬日圓的慰問金,喪葬費用還會另外再補貼 100 萬日圓。不過如果交通意外事故經過法院判斷屬於外送員的重大過失甚至是「故意」發生意外,就不會發放這筆慰問金。這套制度與勞工平安保險可以獲得全額的醫療給付的概念有所不同,而且外送員在受傷療養期間,也不可能獲得任何其他的費用補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台灣日本沒有明確法規 只能期待平台的佛心普照

這當中主要的爭議點還是在於「食物外送員」在日本的勞基法中被定義為「個人事業主」。他們有點像是便利超商的加盟店主或是靠行的計程車司機。唯一能夠保障他們權益還是得要回歸到職業工會。法國從 2016 年立法規定外送平台必須為這些食物外送員負擔勞災保險,台灣的外送員平安保險的情況與日本的思路比較接近。勞動部勞動關係司司長王厚偉表示:勞動部尊重自由市場中個人在合理情形下簽訂僱傭或是承攬契約關係,如果外送員與外送平台的關係屬於上下游的承攬關係,為了保證自身的權益,外送員們可以透過職業工會加保勞保,或是另外選擇各式的商業保險為自己增添保障,當然平台業者最好也能協助分擔外送員的保險費用。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新世代有著不同新職業 勞工的定義也隨著改變

但是從實際情況來看,台灣目前對於食物外送員的保障就像日本一樣並不完備,大部分的外送員把外送工作當成兼差的副業,他們大都有已經加入正職的勞保,要求他們另外再加入職業工會的可能性不大,但是這在原本正職之外的勞動災害又可能會發生給付上的爭議。如果沒有一個類似日本 UberEats 外送員勞動組合的組織為外送員們爭取權益,期待外送平台願意主動協助負擔外送員們的商業保險多少也有點不切實際。現代社會快速的改變,有許多職業沒有辦法加入勞保的例子並不只有 UberEats 這類的食物外送平台而已,早期有像是作家、部落客這類的文字工作者,現在還包括拍影音視頻的 YouTuber 都是因為職業工作的性質無法有明確的僱傭關係,經常被排除在勞保範圍之外,幸好現在他們可以加入像是文創工會、藝文工會的之類的組織代為投保,但是意外風險比作家、部落客或是 YouTuber 這些個人工作者都來得高的食物外送員,或許儘早成立一個專屬的職業工會或是勞動組合代為爭取保障,才是解決問題的方式。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