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大學大開留學通道 每年進帳 30 億!?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這幾天日本教育界爆出東京福祉大學有大批留學生去向不明,這些學生原本來日本的目的是為了進大學唸書,怎知道他們拿到居留證之後就消失不見。這些消失的學生幾乎都是來自中國、越南以及尼泊爾,這三個國家也正好是來日本留學人數最多的國家。根據文部科學省的調查,2018 年度在日本失去聯絡的留學生大約 700 人,光是這三年內就有超過 1,400 人的留學生音訊不明,其中屬於東京福祉大學的留學生,就有超過 1,000 名以上的學生不知去向。根據推測,這些學生應該都是假留學真打工。有些私立大學也因為少子化年年經營惡化,看到這些外國學生既然有需求,他們也樂得鑽法律的漏洞,協助這些外國人合法進入日本打黑工,私立大學每年招收 1,500 名留學生,可以有超過 30 億日元的收入,何樂不為?

沒通過日文檢定 用研究生的身份一樣可以留學

這些消失的留學生有一個普遍的現象,大都是開學後出席了一兩堂課,人就不見了。學校後來也因為這些學生沒有繼續繳交學費,直接開除學籍。這一群消失的留學生並不是回國,幾乎都留在日本,成了地下黑工,做些日本人不願意做的苦力活。提到「東京福祉大學」,過去在日本的知名度並不高。這所大學 2000 年在群馬縣創立之後,外國學生的人數今年已經高達 5,133 人,僅次於第一名的老牌大學早稻田大學的 5,412 人。這次鬧出將近 1,000 名學生去向不明的事情,才讓媒體發現,這所大學利用日本大學法中,容許外國留學生在正式進入大學前,可以用學習日文的名義,以「研究生」的資格無上限的擴大招收外國學生。

每週可以打工 28 小時 假留學真打工

利用這項「研究生」沒有定額的規定,東京福祉大學的留學生中,有 82% 屬於「研究生」,相對於一樣每年有五千多名留學生的早稻田大學,擁有 79% 正式留學生來看,當中的差異一目瞭然。藉由留學的名義來日本打工的例子不只是東京福祉大學,還有一些語言學校也有類似的問題。 2012 年來日本念語言的留學生只有 18 萬人,但是 2017 年在日本已經有超過 31 萬的語言留學生,其中來自越南以及尼泊爾的學生最多。有些學生到日本沒多久,直接轉入日本勞動市場,不再去學校唸書。出現這些問題,最主要的原因是日本留學簽證容許學生每周可以有 28 小時的打工時數,這就成了留學生管理的漏洞。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導入外國留學生滿足底層勞動市場需求

當時會設置每週 28 小時的打工時數的原因,因為有些到日本學習技術的留學生,必須要到工廠實習。從 2000 年開始,日本的勞動力市場的需求持續擴大,開始有些日本地方企業與中國的高等教育學校合作,引進大批以留學實習為名義的勞動人口。我就曾經在 2000 年的時候,到靜岡縣的一個漁村,採訪到一群來自青島的海事學校的學生,他們被以海外實習的名義送到日本,實際上卻是在魚罐頭加工廠當作業員。對於這些不論是自願或是非自願投入日本勞動市場的留學生們,日本從政府到民間,一直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政策,畢竟日本人不願去做的 3K 工作(累、髒以及危險),剛好用這群外國勞動力滿足市場的需求。不過,這些流入日本社會的黑工學生,他們或許可以暫時解決底層勞動力不足,但是勞動市場結構不健全的問題依舊存在, 1,000 名消失的留學生只是冰山的一角,隱藏在水面下的問題才是真正的隱憂。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