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岡鄉下的醬油代工廠 靠著高湯成了銀座的時尚品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3 年「和食」被登載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無形文化遺產」中,「味噌湯」是出現在日本人日常的餐桌中「三菜一湯」中的靈魂,可以說沒有了「湯」的和食就少了一半的味道。加上最近健康意志抬頭,從 2014 年~ 2018 年短短四年之間,高湯速食包的銷量就成長了兩成,到上個月底的統計,整個日本光是味噌湯速食包的市場規模就將近 500 億日圓。除了味噌速食包之外,日本還有一種專門生產高湯粉的行業,幫忙碌的上班族先把高湯熬好,從 2010 年推出到現在,已經搶佔日本八成以上的高湯市場。

業務開發能力不足 醬油庫存越積越多

這家公司叫做「久原本家」現任第四代社長河邊哲司的曾祖父,在一百多年前創立這間以釀造醬油起家的久原醬油。只是河邊的父親卻英年早逝,使得河邊哲司在 40 幾歲就不得不接起家族產業經營的責任。位在福岡鄉下的久原醬油廠在二戰期間,因為地緣關係在朝鮮半島以及中國東北,獲得不錯的成績,但是二戰結束之後,久原醬油的經營就開始下滑。加上公司的業務開發能力不強,使得工廠釀造的醬油越積越多,哲司的父親決定改變經營方針,不再做自有品牌的醬油,開始承接其他廠家的醬油、調味料的代工。他同時要還在大學念書的河邊哲司,先去一家機械工廠學習醬油的小包裝技術,再去同業的醬油工廠學怎麼製作餃子外賣附的醬油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轉身成為醬料代工廠 做別人不願做的苦力活

果然因為當時沒有其他醬油廠接這樣的代工定單,使得久原醬油的業績開始成長。當大家都覺得可以開始過好日子了,有一天河邊哲司聽到工廠的員工們聊天:「別人會一直跟我們下單嗎?」這句話猛然敲醒了河邊哲司,他決定要重新製造自有品牌的商品,不能把希望寄託在別人的身上。他開始從各種沙拉醬料的配方尋找專屬於久原醬油特色的商品,但是總沒有一樣可以讓他滿意。當時剛好東京橫貫日本到福岡的山陽新幹線開通,河邊哲司決定製作福岡的名產「明太子」,他認為福岡的明太子可以讓這群大量湧入的外地客當成伴手禮帶回東京。經過了 10 年的努力,河邊哲司的明太子總算讓他開始獲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明太子重建公司品牌 又被原料品質掐住脖子

當河邊哲司所做的明太子評價越來越好,久原的名聲也漸漸的在海外傳開。有一次當河邊哲司到義大利考察,聽到一個住在米蘭的日本同鄉說:「我拿你們做的明太子加入義大利麵裡,當地的義大人都說非常好吃,你們要不要直接出口到這裡?」但是經過幾次嘗試之後,河邊發現直接將明太子賣到歐洲有很多技術性的問題必須要克服,尤其是明太子的原材料北海道的鱈子的品質並不好掌握。反而是在這幾次與歐洲人打交道的過程中,河邊哲司發現日本自然無添加的傳統調味料,未来應該很有市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幫忙碌的現代人熬高湯 創造百億營收

加上日本從 2000 年開始陸陸續續發生許多食安問題,河邊哲司決定再冒險一次將過去被日本人拿來當調味料的食材「大豆、小麥以及糙米」熬成高湯。「當時根本沒有什麼行銷企劃的概念,就是一種直覺,既然和食的靈魂就是高湯,那就做高湯吧!」於是他把過去學到的醬油小包裝技術運用在高湯製作上,果然一推出就在市場上引起迴響,現在每年高湯的年營業額高達 165 億日圓,員工也從原來的 6 名增加到 850 名。現在茅乃舎不但積極的向海外展店,也投入與飯店、餐廳的異業結盟,讓消費者透過品嚐食物的美味,發覺高湯在和食中的核心地位。

福澤喬 每天兩分鐘 帶你從縱深潛入 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更歡迎Follow
讓我可以調整寫作內容與方向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