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貨商場面臨嚴峻寒冬 台日百貨業都將重新洗牌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日本百貨業今年進入真正的寒冬,先是 2020 年 1 月,號稱日本歷史第三悠久的大沼山形本店宣布結束營業,使得山形縣成了日本第一個沒有百貨公司的縣份,接著今年 9 月德島縣最後一家百貨公司 SOGO 德島店也宣布,除了一部分書店保留下來之外,其他的樓層全部撤退。這也讓德島縣繼山形縣之後,成了日本第二個沒有百貨公司的縣份。根據日本百貨店協會的統計,今年日本百貨店的總數,是自從 1970 年正式統計以來,第一次跌破 200 家以下。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不但加速網路購物的成長,也間接促使百貨店的業績快速下滑。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調查, 2019 年度日本全國百貨公司的總營收比上個年度下降了 3.2%,只剩下 5 兆 8,120 萬日圓左右,與 1991 年全盛期的 9 兆 7,130 億日圓相比幾乎是被攔腰對砍。

為了維持基本營收 只能尋找大型賣場合作

過去日本人到百貨公司消費,除了犒賞自己之外,主要還是因為百貨公司培養了一群「眼力」很好的採購企劃,在他們的規劃下,不但可以在百貨公司買到特殊少見的精品,每季固定的特賣會、選品會,都讓百貨公司維持著帶動地區經濟發展火車頭的重要角色。但是進入網路購物時代後,百貨公司的優勢逐漸被電商取代。加上郊區陸續出現大型賣場,讓百貨公司不論在實體通路或是虛擬通路上被兩面夾攻。擺在百貨公司面前的選擇只有兩種:一個是轉型,另外一個就是倒閉。大部分地區型、獨立的百貨公司,像是山形的大沼百貨缺乏市場的議價能力,加上資金調度吃緊,現金流緊縮,營收又後繼無力,最後只能拉上鐵門,宣布停業。不過,即使是大型連鎖百貨公司,也不見得比較佔便宜,像是位在日本橋的三越本店,選擇與大型電器量販店合作進行企圖轉型,不過從銷售成績來看,似乎也不太順利。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高利潤服飾品牌走向網購 美食街人多卻看不到錢潮

根據三越伊勢丹的常務執行董事田中哲分析,會到日本橋三越本店消費的客人,心中期待的是一個高品質以客為尊的購物環境,但是引進電器量販店,無論在裝潢或是賣場音樂上如何改變,似乎離這群老客人所要求的標準還是差上一大截。再加上過去幾年百貨公司最依賴的營收來源:流行服飾專櫃,卻因為現在年輕世代轉向 ZOZO 這類的電商平台或是郊區大型的購物中心購買,使得過去與百貨公司共存共榮的服飾大廠 ONWARD KASHIYAMA 或是三陽商會,只能宣布大量關閉門市並且裁員。唯一在疫情期間在百貨商場開出紅盤的,只有超市以及美食地下街,但是這類食品項目本身單價低,利潤也沒辦法跟化妝品或是名牌服飾相比,對於百貨公司的營收幫助有限。使得百貨公司為了要維持一定的營運成本,只能選擇與優衣庫、宜得利這些需要大面積賣場的品牌合作,至少可以確保租金的穩定收入。但是,這樣的做法,一不小心就會流失過去的高端客人,最後就像現在日本橋三越本店一樣,進退失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百貨業必須同時重視線上線下銷售 底氣不足只能淘汰

在台灣的百貨業雖然與日本不太一樣,但是如果仔細觀察也會發現,台灣的百貨公司最近非常積極地引進餐飲行業進駐。因為在台灣能夠吸引民眾走進百貨公司不外乎美食以及精品,只要能夠吸引人潮,對於百貨業者來說就是賺錢的希望,像是票房保證的鼎泰豐,就因為可以為百貨帶來足夠的人潮,業者當然願意在租金合約上多所讓步。在精品品牌上,大型連鎖百貨公司可以進行全台的行銷活動,再配合上百貨公司的 APP 以及網路電商平台,吸引精品百貨靠攏的能力就遠高於單打獨鬥的地方百貨公司。百貨業在網購以及疫情的雙重衝擊之下,不論是台灣或是日本的地方百貨公司未來能夠與大型連鎖百貨公司抗衡的實力會越來越薄弱,百貨業呈現大者恆大的現象似乎無法避免。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