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巨塔依舊矗立不倒 年輕醫生加班過勞沒薪水!?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擁有「醫生」這個職業的單身漢,一直都是日本婚配網站中的熱門人選,印象中只要當了醫生就是收入保證,但是想要走到醫生這一條路,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的容易。由日本作家山崎豐子寫的「白色巨塔」中,對於日本醫界的威權式、金字塔型關係的描述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即便早在 1963 年就已經被揭露的故事,直到現在還是每天在日本醫界持續上演中。最近,日本文部省在媒體的持續追蹤報導下,總算願意公開承認,日本國內 108 間大學附屬醫院中,有超過 2,000 名醫學博士生不但工作超時而且院方沒有支付一毛錢的薪水。簡單的說,這些醫學博士生在一週至少要熬夜四天的情況下,所獲得薪資卻比去便利商店打工還不如。

醫學博士生為了學位加班 卻因為過勞送命

2001 年的某日,鳥取大學醫學院的心臟外科博士生前田伴幸,他剛結束在鳥取大學附屬醫院的值班工作,開著車準備到另外一家私人診所打工。已經連續熬夜好幾天的他,前一天才剛結束一台超過四個小時的手術。一上車前田就感覺精神有點恍惚,雖然從醫院到診所的距離並不太遠,但還是得花上 20 多分鐘的車程。這時候他真的想要好好的睡一覺,但是只要一想到不去診所工作,這個月的生活費又沒著落。就不得不強打起精神,發動引擎繼續上班。只是在路上,前田的眼皮越來越重,好幾次車子都不小心越過了中線,幸好對向沒有來車,但是最後一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在一個轉彎處,前田又打了一個瞌睡,突然間一輛大卡車出現。一個三十幾歲有可能成為拯救無數人們生命的心臟外科醫生,就這樣結束了性命。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年輕醫生成了教學醫院的奴隸 好用不花錢

前田伴幸就是在日本醫學制度中,被長期詬病的「無給醫生」的受害者。在日本教學醫院裡,這一群無給醫生的實際生活是,沒有薪資、沒有明確的工作時間、沒有假日,即便前一天熬夜加班,第二天依舊得正常時間上班。更離譜的是這群年輕的醫學博士生,教學醫院認為他們在教學醫院鐘的工作是為了要自我研究以及經驗累積,所以沒付薪資並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卻依舊把他們排入一般醫生診斷的班表裡,這也難怪這些無給醫生只能自虐的說自己是教學醫院的奴隸。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沒辦法不爽不要做 只好忍氣吞聲做下去

在日本的醫生養成制度中,經過醫學院六年的學程之後,必須要再經過兩年的研修醫的實習才能進入醫院工作。但是如果要進到教學醫院或是要攻上博士,就必須在大學附屬的教學醫院中擔任醫生教授的助理持續「累積經驗」才行。而這「累積經驗」的過程在教學醫院看來屬於「自我研修」,即便是有診療的行為,院方也不必支付費用、保險給這群博士生。而這群博士生為了要順利的取得學位,也只好忍氣吞聲任由院方支配。為了維持生活的基本開銷,也只好在教學醫院的勤務時間之外,到外頭的診所、私人醫院兼差打工,賺取生活費。這也就是為什麼前田伴幸會因為長期睡眠不足加上過勞,造成交通意外斷送了大好人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不要醫生兒子 只要活著陪在身邊就好!

「無給醫生」這個話題在 2018 年秋天 NHK 報道局做了專題報導之後,不論是醫學院、各大附屬醫院甚至連主管機關的文部省,都否認有這樣的情況。直到 NHK 透過網路調查公司發送問卷給日本全國 49 歲以下的現職醫師進行調查,其中回覆的 431 名醫生中,有 198 名有過無給醫生的經驗,這當中甚至有 83 名至少當了五年以上的無給醫生。「雖然心中想要反抗,但是為了學位,也只好忍耐。」在調查中,這些無給醫生,分佈在日本全國有 34 所醫學院的附屬教學醫院中。日本文部省在媒體的持續追查下,總算在 6 月 28 日公布:日本全國的 108 所教學醫院中,有 2,191 名的無給醫生。這些拯救病患生命的醫生,自己卻冒著˙過勞、貧困的壓力,也難怪當記者問到前田伴幸的母親前田三女子說:「伴幸應該是你很覺得驕傲的兒子吧!」前田媽媽只說了一句話:「我倒不希望他讓我驕傲,我只希望他現在還可以活在我身邊。」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