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通勤時間經營副業 日本上班族在家辦公成斜槓

前幾天日本股市 30 年來首次突破 3 萬點大關,但是日本民間的貧富差距卻越來越大。根據日本慶應大學大久保敏弘教授與 NIRA 總和研究開發機構共同調查, 2019 年在新冠疫情肆孽之前,日本上班族除了本業之外,另外從事其他兼差工作的人有 222 萬人,這群兼差族當中超過 3/4 本業年薪收入低於 399 萬日圓。雖然日本從 2018 年開始推動勞動方式改革,公司員工在本業之外的兼職副業早已經納入容許範圍。但是實際上,除了極少部分的大型企業之外,大部分的日本企業還是不鼓勵甚至表明不接受員工在本業之外還有其他的副業或是兼差。不過,這項職場潛規則最近也隨著新冠疫情肆虐,上班族在家辦公的機會越來越多,漸漸的讓「疫情下的兼差」成了日本上班族可以做,但是不好明著說的小秘密。

公司上班透過視訊會議 空閒時間上網當電商老闆

副業是網路電商小老闆的森田洋生,他的本業是東京一家 IT 公司的系統工程師,從去年年中公司為了防疫,讓他們在家工作,森田乾脆搬回在鹿兒島的老家,透過視訊會議與公司保持聯繫。他也利用工作閒暇之餘,在樂天市場開了一家專賣鹿兒島雜貨工藝品的小商店。「當時的想法是,在家辦公節省了到公司通勤的時間,乾脆把這多出來的幾個小時,在網路上開間商店,賣些鹿兒島的工藝品,而且現在要在電商平台開店,需要投資的成本並不高。主要的問題還是在於要選哪些商品上架。」森田洋生選物的重點有三個原則:「小、輕、不容易壞」。像是鹿兒島的切割玻璃杯「江戶硝子」雖然非常有名,但是卻不是森田採購的品項。「這些玻璃製品,單價雖然不低,但是在運送過程中,碰撞毀損的機率相對高,為了避免發生購物糾紛,寧可把這些玻璃製品排除掉。」另外像是會有尺寸問題的商品,像是戒指、鞋子,也是森田不願意經營的商品。反而像是皮夾、鑰匙圈或是 T 恤,沒有尺寸或是保存期限的問題,才是森田選物的重點。「雖然是副業,還是要考慮到時間成本,如果花太多時間在副業,那就本末倒置了。」

視訊飲酒會的主持人 需要高強度的控場能力

除了網路電商之外,喜歡下班之後來一杯的上班族,在家工作偶爾也會來個視訊飲酒會。不過由於是在線上開視訊,不像線下居酒屋,大家可以同時放開嗓子相互聊天,一個能夠維持視訊飲酒會發言順序的主持人非常重要。日本一家專門提供線上視訊教學的公司 WLP 最近推出視訊飲酒會主持人的訓練服務。 WLP 社長石田二郎說:「這個課程原本是為了訓練婚友聯誼活動的主持人,但是隨著視訊飲酒會的興起,最近訓練出來的學員,幾乎都轉去當線上飲酒會的主持人了。」住在新潟縣的諸橋千佳子,去年年底從 WLP 結業之後,現在每個星期要主持兩場的飲酒會,從晚上八點到九點,一個小時的主持費用大約是 3,000 日圓左右,如果參加人數增加,主持費用也會機動往上調整,每個月下來至少還有 3 萬日圓以上的收入。

新冠疫情蔓延 誕生各種新的行業

要當一個好的視訊飲酒會主持人,不需要太深奧的說話技巧,最主要還是要懂得控場,照顧每個人的發言次序,同時還要當一個專心的傾聽者,能夠在對方說話的間隔中適時地插話接話,同時引導下一位的發言,讓視訊飲酒會能夠既有秩序又能維持輕鬆歡樂的氣氛,考眼著主持人的功力。石田二郎社長說:「最近 Clubhouse 在日本爆紅,想要報名學習線上主持課程的人也大幅增加。」透過訓練,未來這群人或許也可以靠著主持線上聊天室,找到另類副業的經營模式。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