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殖補助政策趕不上不孕率 日本今年人口負39萬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2017年日本的出生率創新低,而死亡率卻攀上最高峰!將兩者數字減後,日本總人口數呈現39萬4,373人的負成長。除了日本社會晚婚、不婚造成出生率逐年下降之外,已婚的夫妻中不孕的情況也逐年增加,讓出生率持續走低。

根據日本每年的「出生動向基本調查」中顯示,2000年8對夫妻中,會有1對不孕症夫妻。到現在每5對當中有1對不孕症夫妻,增加1.6倍!雖然男女都有可能是影響因素,但接受治療的還是多是女性,且40歲以上女性有32%發現不易受孕時,多半選擇「自然健康」方式,運用飲食療法、改變作息來調整體質,甚至運動、體操等,也不願意進行人工受精的方式。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就算是願意接受治療的夫妻,身心都擔負著相當沈重的壓力。尤其女性,從初期的身體檢查、到各式不同階段的測試和治療,每個月還要面臨一次成功與否的身心折磨。對於想懷孕的夫妻來說,努力並不代表就會有好的結果,使得他們在接受療程的路上,充滿挫折。

不孕症治療,每一個週期160–200萬日幣不等的費用,對於一般上班族來說是個沈重的負擔。雖然日本政府對於「生殖補助醫療」的立法討論早就進入國會,卻卡在日本法律對於代理孕母、甚至包括第三者的精子、卵子的使用也有非常嚴格的限制,使得日本不孕症的成功率遲遲無法提升。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為了符合日本的法律規範,現在日本唯一可以做的「生殖補助醫療」 : 體外受精及試管嬰兒。但在試管嬰兒的部分,卻又嚴格限制只能使用來自父母的精子與卵子。雖然使用父母的精子與卵子進行,是最理想的狀態,但若精子和卵子因年齡、外在因素質,讓質與量都明顯下降的情況下,也增高胚胎發育不良、後續疾病等的風險。

也因為日本法規的規範嚴格,造成了許多想要小孩的日本夫妻們,開始前往日本周圍國家尋求解決方案。台灣以及泰國就為這些不孕症夫妻帶來希望,台灣雖然不像泰國開放代理孕母,但是台灣從1976年開始有成功的試管嬰兒案例,近年來台灣的生殖中心不但醫療師資的進步以及設備的提升,在日本還停留在一個週期長達10個月以上,台灣已經可以把週期縮短到1~2個月,這對於母體所承受的身心壓力都是相當程度的舒緩,這也是為什麼來台進行不孕症的日籍夫妻會逐年增加的原因。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