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閃亮多金的年輕女子「港區女子」 背後卻有著厚重的孤獨感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最近幾難日本雜誌出現「港區女子」這樣的名詞,所謂:「港區」指的是最昂貴的 3A 地段:「赤坂( Akasak )」、「青山( Aoyama )」以及「麻布( Azabu )」,這裡也是日本夜晚最繁華歡樂的地方。「港區女子」指的就是夜晚穿梭在這些高級餐廳、有名的俱樂部以及豪華派對的女子們。他們有些白天還有其他職業,只是喜歡港區五光十色的生活,才會在港區的夜晚流連忘返。也有些人因為往來派對的男性們,個個出手大方闊氣,最後甚至辭掉工作,專心在港區的夜生活中穿梭。但是,自從去年疫情爆發,日本政府三令五申要求縮短或是取消夜晚聚會活動,使得這些過去只要唱一首歌就可以拿到 20 萬紅包的港區女子們·,每個月的收入突然歸零。這些出手大方的港區大叔們,現在也開始錙銖必較,讓港區女子大嘆,日子越來越不好過。

疫情之前港區大叔花錢爽快 港區女子也雨露均霑

今年剛滿 30 歲的美奈子,住在東京近郊的埼玉縣, 5 年前他進了一家位在港區的外資企業,美奈子每天下班的活動範圍,幾乎都不會超過六本木、麻布、乃木坂以及赤坂這些地方。疫情爆發之前,美奈子每個星期至少要參加 3~4 場的聯誼派對,而且聯誼的對象只鎖定住在港區的公司老闆們,「跟這些老闆們聯誼,不但可以喝到好喝的香檳,有時候還有機會跟著他們一起到夏威夷出差。」美奈子出席這些老闆們的聚會,只要唱首歌就可以拿到 20 萬日圓的紅包,這還不包含回家的計程車資。靠這些紅包還有每次幾萬元的計程車資,可以讓美奈子的生活過得很豐裕。去年年底,美奈子乾脆辭掉公司的工作,準備專心當一個「港區女子」港區夜晚的社交女王,美奈子說:「如果每天晚上都要出來玩,白天上班一定沒有精神,沒有充分的休息,皮膚也會變差容易老化。」美奈子希望趁青春還沒離開自己的時候,趕緊先好好地撈一筆。沒想到一場疫情,打亂了美奈子的計畫。

收入不再豐厚 港區女子立刻成了沙漠土狼

美奈子發現從去年四月開始,不但聯誼的次數減少,就連晚上喝酒的地方也都快倒光。偶爾會有港區大叔發訊息來問,晚上要不要一起喝酒?過去只要出席這些港區大叔的派對,至少都能拿到幾十萬的出席費,但是現在卻因為日本社會的經濟情況不明朗,大叔們花錢也不敢那麼大手大腳。派對結束後,大叔們不再是拿現金給女孩子們自行搭車回家,而是直接預約 Uber 把這些女孩子送回去。美奈子就說:「剛開始根本不知道 Uber 的計費方式,跟大叔喝完酒之後,搭了 Uber 還轉去超市買東西,才到朋友家聊天。沒想到隔天大叔立刻打電話問我怎麼沒有直接回家?我才知道,原來 Uber 開車的路線都會讓大叔知道才能請款。」美奈子遇到的問題還不止這些,過去一群同樣是「港區女子」的「好姐妹」們,現在因為「收入來源」少了。大家彼此互相監視各自的活動「現在這群外表依舊光鮮亮麗的女孩子,每個人都像土狼似的,只要看到誰找到了還能出錢的大叔,就吵著要分一杯羹。」

孤獨感是擊垮港區女子的 最後一根稻草

讓美奈子決心不再當「港區女子」的原因,還是疫情所引發的不確定性帶來的孤獨感。「兩個月前,早上一起床覺得身體懶洋洋、沈甸甸的,量了體溫,超過 38 度,連香水的味道都聞不出來。趕緊打電話給衛生局,沒想到對方只問我說:『你周遭有沒有人確診?』我回答『好像沒有』,衛生局的人立刻告訴我,那就不可能是新冠病毒,你只要在家好好休息就行了。」聽到衛生局的說法,反而讓美奈子更焦慮沮喪:「如果我真的得了新冠病毒,死在家裡,可能要等到屍體發臭才會被發現。」孤獨感讓美奈子體會到當一個「港區女子」的生活似乎不像表面那麼光鮮亮麗,他現在最大的目標就是找一個可以一起真心生活的伴侶。問她「當一個港區女子幸福嗎?」,美奈子笑著搖了搖頭。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