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二次宣布進入緊急事態宣言 東京奧運究竟能不能順利舉辦?誰也不敢說!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日本的股市有一句名言「丑年はつまずき(牛年容易絆倒)」這句話,今年好像一開年就開始應驗。菅義偉內閣針對,首都圈一都三縣(東京都、神奈川縣、埼玉縣以及千葉縣)今天發布緊急事態宣言,從 1 月 8 日開始到 2 月 7 日的一個月內,首都圈的餐飲店必須提前在晚上 8 點前結束營業,如果違反規定,除了會祭出罰則也會上網公布店家名稱。同時要求首都圈的居民晚上 8 點以後自主在家,沒事不要外出。就在緊急事態宣言實施的前一天,東京都單日的確診人數超過 2,000 人,其他三縣得確診人數也保持在新高狀態,首都圈每天的確診人數佔了日本確診人口的一半以上。為什麼這個去年曾經在防疫成效上還獲得歐美媒體讚揚的日本,一過完年,確診人數卻大暴增?這當中最重要的還是在於日本政客們的政治角力,以及日本政府面對東京奧運辦與不辦的重大壓力。

政府舉著防疫的大旗 卻成了放羊的孩子

事情要先回溯到 2020 年的 9 月,當時菅義偉獲得自民黨內的支持當選了自民黨總理,透過參眾議院的投票之後,順利當上的日本第 99 任的總理大臣。當時日本正好控制住第二波疫情,菅義偉一上任之後,開始積極推動 Go To 旅遊以及餐飲補助政策,意圖趁著疫情趨緩,趕緊把停滯了半年多的日本經濟拉回來。的確,透過日本民眾的國內旅遊以及消費,日本的經濟出現回溫,但是就在這時候日本醫師會提出警告,因為天氣漸漸變涼,要注意第三波疫情再次爆發。果然,入冬之後,日本各地的疫情擴大,當時日本新冠病毒感染症分科會的會長尾身茂就提出警告,如果政府不採取強力積極的措施,疫情將會再度爆發。拗不過尾身茂會長每天苦口婆心的「提醒」,日本政府在 11 月 25 日喊出「勝負三星期」,希望透過道德勸說,讓民眾可以自律自肅,減少外出以及忘年會用餐的時間以及頻度。可是到了 12 月中就確診人數卻只增不減,新冠病毒擔當也是經濟大臣的西村康稔趕緊在 12 月 14 日宣布「希望大家用餐人數控制在 5 個人以下」,沒想到當天晚上日本首相菅義偉、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找了包括王貞治在內總共 8 名平均年紀在 78 歲的老先生們一起吃牛排!

3,600 億日圓熱好的灶 捨不得滅了那把火

這件事情一經揭露之後,社會對於菅義偉批評的聲量越來越大,不論左右派的新聞媒體所做的緊急民意調查,菅義偉的支持度都大幅度滑落,而且菅義偉的餐會讓日本政府不折不扣成了「放羊的孩子」,說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日本民眾對於政府的信任與支持也開始動搖,民間也開始有「隨人顧性命」的想法,想要恢復去年 4 月緊急事態宣言的緊張感,似乎不太可能。首相官邸開始有幹部勸菅義偉應該要趕緊宣布「緊急事態宣言」,要不然可能連 2021 年的東京奧運都辦不了。但是,這對菅義偉來說是個艱難的選擇。 2020 年 4 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宣布緊急事態宣言之後,日本的經濟活動停滯。現在好不容易砸了 3,600 億日圓的預算把鍋子熱起來,如果再喊一次緊急事態宣言,想要再重新起冷灶,一堆日本中小企業肯定等不到東京奧運開幕,就得關門大吉。

政治人物相互不和不扛責任 政策也只能一改再改

這時候會有人問:「如果首相不能宣布,那各個自治體的知事們不是可以自行宣布嗎?上一次北海道知事鈴木直道不就是先喊了緊急事態宣言,安倍前總理才跟牌嗎?」這又牽扯到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與菅義偉的個人恩怨,在菅義偉擔任官房長官的時候,對於小池都知事總是搶在官邸之前宣布新冠疫情的訊息表示不滿,也結下了兩邊的心結。日本醫師會曾經派人在 12 月 23 日與小池知事聯繫,希望他能先宣布縮短餐廳的營業時間。但是小池只是冷冷的回答了一句「光是東京都縮短時間,還是不能預防從外縣市進來的人,這在防疫現實上會有困難。」首相官邸對於小池把鍋甩給中央的做法更加不滿。

醫療人員子女成了霸凌對象 身心疲累萌生辭意

不過最辛苦的應該是日本這一群醫療人員,他們從 2020 年初開始打這一場防疫戰爭,卻是滿腹的委屈。有些醫護人員的孩子因為爸媽在防疫醫院上班,所以在學校被排擠霸凌,有些醫護人員好幾個月沒有辦法好好的睡一覺,甚至傳出參與記者會的醫師團的大學研究室收到準備要砍他們的頭的恐嚇郵件。根據日本醫師會去年年底的統計,有超過兩成以上的醫護人員體力、心力疲憊不堪而萌生辭意。現在東京都新冠病毒專用病床為 3,500 床,但是到 1 月 4 日為止已經有超過 2,995 床在使用,葉克膜的重症病床也已經有 108 床在使用,佔全東京都 ICU 病床的 49% 。醫護人員呈現疲態、病床數接近滿床。再加上冬天到來之後,患有心血管疾病的高齡者又容易發作,這都會擠壓到除了新冠肺炎之外的慢性疾病的救助,這也是為什麼日本醫師會從 11 月就開始發出警告。

當機不立斷 只能祈求上天保佑

從各國對於新冠疫情的防疫模式,大概可以分成控制病毒入侵以及與病毒共存兩種。日本政府從安倍政府開始,為了考量東京奧運以及日本經濟發展,選擇了與病毒共存的戰略。所以對於部分醫院的群聚感染採取容忍消極對應的態度,這也使得從去年開始,有不少人發現,日本對於發生群聚感染以及可能感染者的防疫,做得並不徹底。導致後來,幾乎很難再追查到每個確診病例的感染源以及感染途徑。再加上,日本邊境的管制也不夠嚴謹,為了能順利的讓經濟上軌道,對於從境外進入的旅客,部分國家地區只要提出進入日本前 72 小時內的陰性證明,就可以順利入境,這也提高了日本國內的感染風險。日本從 2020 年年底延續到現在的第三波疫情,就在為政者各懷鬼胎,社會大眾普遍出現新冠疲乏情形,以及舉辦東京奧運振興經濟的期待下,付出的代價就是全國確診人數衝破 6,000 人,醫療體系出現緊迫的危機。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