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會要求高同質化 造成自肅警察氾濫

日本在今年四月宣布「緊急事態宣言」軟性要求全國經濟活動暫時停止之後,當中包括餐廳、酒吧都拉下鐵門不做生意。不過由於是「軟性」要求,即便有些餐廳沒有遵守規定,公務機關也沒有強制的約束力,這時候日本出現了一群由民間組成的「自肅警察」,成員大都是由社區鄉里的居民,這些自肅警察沒有一定的規模或是組織,他們使用他們所熟悉的方式,對於不遵守「緊急事態宣言」的店家進行不同方式的「懲罰(私刑)」。有些人會不斷的打電話到警察局、派出所檢舉,有的會直接在店家門口以及周圍貼上「立刻停止營業」、「滾出去」的海報,有的則是會直接在網路上匿名刊登照片以及貼文,希望透過網路炎上對店家造成壓力。這樣的行為即便宣布解除緊急事態宣言之後,光是東京都,警方每天還是會接到至少超過 30 件的檢舉申訴,這個數字跟緊急事態宣言解除之前差不多。

自肅警察心中都有一隻陰暗不安的怪獸

這些檢舉內容中,除了居酒屋營業之外,還包括掛有外縣市車牌的車輛闖入社區或是小孩子在公園裡玩耍,甚至連有人拉著行李箱進入社區都成了被檢舉的對象。萬一社區出現了疑似病例,這些「自肅警察」們更會疑神疑鬼,更不用說如果哪一戶人家傳出有確診病例,那幾乎每天都不得安寧。許多學者對於日本出現大量「自肅警察」的現象感到憂心,連日本紅十字會都還特別拍攝一支宣導短片,希望人們不要因為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不確定性,造成心裡的陰影,讓這個陰影成了一隻可怕的怪獸,吞噬人們原本善良互助的心。

戰爭期間的鄰組是自肅警察的原型

不過在日本,這類的「自肅警察」也不是第一次出現,早在二次大戰期間,日本民間就有一種稱為「鄰組」的組織。這個組織的成立大約可以回溯到 1940 年日本對盟軍正式宣戰前一年,當時的日本政府要求全體國民,每十戶為一組稱為「鄰組」,鄰組的功用除了要宣傳政令、統一行動之外,還要協助糧食以及日常用品的配給。成立這樣的組織,可以讓日本全國的行政末梢神經透過鄰居之間的相互協助(監視)達到命令統一貫通的目的,政府可以將動搖社會不安定的因素從最底層拔出。在這段期間,只要鄰居們對於政府發動戰爭有任何批評的意見,鄰組的其他成員都可以向憲兵或是特警密告,這樣的行為幾乎就是現代「自肅警察」的原型。密告者會堂而皇之的宣稱「我們這麼做不但是為了國家,也是為了大家好」

自發性地保護鄉里 卻也忽視了人權的重要性

日本社會出現這類的民間組織,可以找到歷史脈絡。江戶時代當時的江戶城幾乎都是木造樓房,只要天乾物燥就很容易釀成火災,而且一發不可收拾,於是江戶時代民間就有「五人組」、「十人組」的組織,平常可以幫忙社區街坊警示防災,火災發生時還能立刻成為消防團打火救災。之後演化成了鄰組,戰爭結束之後再轉換成「町內會」之類的社區自治會。這類組織成立的宗旨,都是為了防災、救災,保護社區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但是在面臨新型冠狀病毒的時候,防範的準則倒底要訂在哪裡?因為曖昧不明,經常造成住民與町內會之間的衝突。

自肅警察與檢舉魔人 容易因為暴走成了亂源

1923 年關東發生大地震,地震過後沒多久傳出了住在東京的朝鮮人趁機殺害日本人的假新聞,當時的民間自警團以及憲兵,就因為接獲各種沒辦法求證的通報,殺死了不少被誤以為是朝鮮人的日本人,也誤殺了許多無辜的朝鮮人。其實「自肅警察」並不是日本的專利,台灣的政府機關鼓勵民眾上網檢舉生活違法,像是交通違規、環境衛生違規等等,也同用塑造了許多程度不一的「檢舉魔人」。這種利用人們心中,「希望對社會有所貢獻」、「希望對人們有些幫助」的慾望,讓部分人成為政府監視大眾生活的眼線,只要一個不小心,就很可能會往錯誤的方向暴走。埼玉大學一之瀨俊也教授說:「許多民眾會成為自肅警察或是檢舉魔人,最主要還是心中對於未来感到惶恐不安,如何在不確定的環境中,讓民眾更加安心,或許才是政府解決這類問題的根本之道。」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所有文章不提供免費轉載,如有合作需求請先 email :fukuzawanewmedia@gmail.com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