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現都會逃脫潮 移居鄉間成顯學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東京這幾天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確診病例,持續突破 200 例以上。但是與今年四月時最大的不同在於,日本政府遲遲不願意宣佈「全國緊急事態宣言」,畢竟上一次全國外出自肅已經對日本經濟活動造成嚴重的衝擊,到現在還遲遲沒辦法恢復。一群原本在大都會工作,年紀大約在 20~40 歲的中層菁英,已經出現遠離高密度人口的大都會,轉往地方城市移居的趨勢。「隨著疫情越來越嚴峻,東京都機能停止的風險也越來越高,我們夫妻還是決定搬到鄉下住,讓孩子也能有一個可以安心成長的環境。」在東京開了一家諮詢顧問公司的山本綾弓,今年四月第一波新冠病毒蔓延的時候,就毅然決定從東京搬到九州福岡的鄉下。九州一家專門提供移居、轉職的顧問公司 YOUTURN 社長中村義之說:「最近這半年,前來諮詢移住的案件,比過去來得認真許多,尤其最近三個月的網站流量也比過去三年同期增加了兩倍以上。」

網路服務普及化 消弭都會地方的落差

除了福岡之外,距離東京都不遠的千葉縣房總地區,房總市公所過去每年都要辦理將近 10 次的移居說明會,但是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從四月開始將移居說明會改成每個週末在線上舉行,沒想到反而爆出意想不到的流量。在疫情爆發之前,年輕人會聚集到大都會的幾個原因,不外乎是知名企業大都集中在都會,為了要通勤便利,也只好忍耐居住的地方有如鴿子籠般的狹小,咬著牙湊合著過,而且在都會生活想要維持一定的品質,不論在購物消費或是房租水電的基本開銷,都遠比地方城市來的高。現在隨著疫情蔓延,許多企業採取 WFH 遠程在家辦公的比例也隨之升高,根據日本經濟新聞最新的統計,現在東京有超過七成的企業正在實施或是計畫長期採用 WFH 的辦公模式。再加上網路購物商城的機能逐漸完備,這場疫情意外的消弭了過去居住在地方與都會之間的生活落差。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移居不要一窩蜂 冷靜檢視自我條件

但是移居鄉下真的適合每個人嗎?事實上並不盡然。想要移住地方大概有兩個可以自我診斷的重點。一個是「你是不是真的想要住在鄉下?」另外一個是「你的財力收入來源是否有保障?」。鄉下的生活並不像電視影集或是電影那麼的浪漫,習慣都市生活的年輕人,不一定馬上就能夠適應地方鄉下的生活環境,而且現在雖然有不少企業採取 WFH 的辦公模式,但是還是有些工作依舊非得要到職場上班不可,像是零售業以及服務業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如果家裡剛好有正在就學的孩子的話,教育問題也會成為影響判斷的重要參考指標。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無殼遊牧民 三個月移居一個城市

為了解決這些移住所衍生的問題,現在日本也發展多種不同的移住模式,一種被稱為 Address Hopping 的居住模式最近就成了一些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的選擇,這種類似城市遊牧民的生活方式,每個月大約只要支付 4 萬日圓的居住費用就能夠在日本全國各地四處移動居住,這些年輕人們每三個月選擇不同的鄉鎮居住,他們有些是網路工作者,也有些人則是選擇四處打工賺取生活費。另外還有一種比較保守的方式,則是選擇在都會以及地方兩地居住,他們在地方找到一份固定的工作,到了假日則是回到城市裡度假休息,這種刻意避開人潮的作法,對於地方或是個人防疫來說,也有著一定的幫助。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