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創企業不再迷思大辦公室 在家辦公成為新潮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未来在日本的新創企業工作形式可能跟過去傳統印象不太一樣,未来的「職場」可能會成為線上的虛擬職場!為了防疫許多 IT 新創企業從今年四月就立刻宣布實施公司全員在家辦公,經過將近半年之後,最近開始有企業提出房租解約,縮小辦公室的規模,讓「在家辦公」常態化。專門提供服務業內訓影片服務的 ClipLine ,這家公司成立於 2017 年,今年還被東洋經濟選為日本百大新創企業之一。今年四月 ClipLine 為了防疫,宣布公司 50 名員工全部在家辦公之後,直接提前解約位在東京田町車站將近 200 坪的辦公空間。一年半前 ClipLine 進駐這棟全新的大樓時,一個月的租金大約是 500 萬日圓。ClipLine 社長高橋勇人說:「當時選擇這間辦公大樓,就像所有新創團隊的思維,除了有挑高的天井之外,也要讓員工們在辦公室裡工作,不會有壓迫感還能有足夠的交流空間。」

只要有網路 天下之大無處不是辦公室

但是當公司宣布公司員工在家辦公之外,高橋社長分別聽取每個同事的感想之後發現,同事們因為不用擠著電車通勤,反而比在大辦公室工作更開心。「同事們在家裡,可以自由自在的選擇他們喜歡的形式工作,跟在辦公室裡被集中在一個大空間的感覺完全不同。」高橋社長說:「即使選擇離車站多麽近的辦公空間,對於員工來說,還是少不了花在通勤時間上的不方便。當聽到同事們都說在家裡工作比來公司上班舒服的時候,我決定把在家辦公常態化。」其實所謂「在家辦公」也不一定拘泥於「家」的固定觀念,現在 ClipLine 的員工,有些人因此搬回老家照顧年邁的雙親,有的人則是乾脆就搬到了喜歡的山上或是海邊,只要網路通訊不中斷,實體的人在哪裡上班對於 ClipLine 來說,已經不重要。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打破中央總部思維 建立小型衛星辦公室

另外一家也是從 2017 年就成立的新創企業 LAPRAS ,主要的事業是透過 AI 人工智能進行人才的配對服務。無獨有偶,他們現在也準備將位在澀谷大約 150 坪的辦公室解約,重新尋找幾個面積比較小的辦公空間,讓員工可以選擇在家辦公或是到分散的衛星辦公室上班。LAPRAS 社長島田寬基說:「 LAPRAS 的事業本質還是與人才媒合有關,所以不太可能光是透過網路視訊,就能夠明確掌握對方所有的訊息,將人員從集中型的企業總部,打散成在家辦公以及小型衛星辦公室的做法,才能夠在防疫的同時,追求公司更好的成效。」當企業改變工作形式,成為在家辦公之後,對於經營者最大的課題在於如何制定評量員工的工作成效的標準,島田寬基特別從「實際達成數」與「個人主觀點數」兩個角度去判斷:「將兩個指數綜合起來會發現,在家辦公與集中辦公的成果相差不大」而且 LAPRAS 過去的總部一樣選擇離車站不遠的辦公大樓,每個月數百萬日圓房租、水電費用的固定開銷,對於一個新創企業來說,能夠節省固定成本降低費用,對於公司經營無疑是件務實的大事。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人生不再受限於盒子與盒子間的移動

從二十世紀開始,全球進入工業化時代。人類的生活就像建築師隈研吾曾經感嘆的:「人們每天一早從一個盒子(家)進入到另外一個盒子(辦公室),到了下午又從這個盒子回到了那個盒子。」為了將人放在同一個時段,集中在一個地方,企業除了要付出高昂的固定成本之外。人們為了完成這樣的循環,還必須花上人生大半的時間在往返「盒子」之間的交通通勤。這些成本在網路資訊發達的現代,究竟有沒有必要?主要還是要看經營者,怎麼看待「將員工集合在一個空間上班」的傳統思維。

福澤喬,帶你從縱深潛入去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同時歡迎Follow
這是讓我調整寫作方向的做法。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