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生活型態的改變 書店逐漸在生活中消逝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台灣的書店一間接著一間的吹上熄燈號,甚至改裝成了商業旅宿,似乎都已經見怪不怪了。在號稱最愛讀書的日本,這 20 年出版業的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過去在各個車站前面或是商店街的「本屋」也接二連三地拉下鐵門,消失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探究日本站前書店消失的原因,除了整個訊息社會已經進入數位閱讀世代之外,日本出版產業的特殊結構,也是加快這些書店消逝的原因。

每年有四百家書店歇業 產業結構發生變化

在 1990 年的時候,日本全國有將近 23,000 家書店,但是到了今年 2018 年只剩下一半大約 12,026 家書店,就在平成的這三十年間,日本每一年要關掉將近 400 家的書店,幾乎每一天都會有一家書店宣布歇業。會有這麼嚇人的數字,最主要是日本的出版產業結構與其他歐美國家有本質上的不同。在日本的書店除了賣書之外,還賣報章雜誌,這一點跟台灣的書店有點類似,這樣的書店,不像歐美書店那樣,可以只靠著單純賣書就能維持正常的營運,其中,報章雜誌的純利往往比賣書來得豐厚許多。

不但書店關門 出版物流通路也吹起寒風

日本的出版物流由幾家公司所把持,像是日本出版販賣、東販或是大阪屋栗田,這些出版物流公司一年要處理大約七萬冊的新書出版,但是這些書籍即便賣得再好,都比不上雜誌有著穩定的收入以及明確的出版計劃來得有魅力。日本書籍雜誌的物流體制,不像歐美把雜誌與書籍分開,為了降低成本,日本把書籍附屬在雜誌的配送網,因此每一本書的定價,也不能高得太離譜,要不然很難均等的計算配送的成本,因此日本的書籍定價普遍偏低,歐美一本書的平均價格大概是日本的 1.5 倍~ 2 倍以上。這也造成日本的書籍為了配合物流體制,形成了雜誌的販賣利潤遠遠高過書籍的銷售利潤。

三十年的營業損失 可以蓋起一棟台北 101

不過即便雜誌的利潤遠高過書籍,還是不敵數位閱讀的洪流,這三十年內日本不論是書籍或是雜誌的市場份額整整蒸發掉將近一兆日圓,這些錢剛好可以蓋起一棟台北 101 大樓。這也使得每個月依賴雜誌維生的日本中小型書店逐漸出現經營危機,許多街坊的書店不但書賣得不好,現在連雜誌也沒有人要看,不得已只好結束營業。但是,街坊書店倒斃,並沒有解除出版業界的危機,當這些中小型書店陸續倒閉之後,就輪到這些通路商們遭殃,從 2014 年開始日本前五大的出版物流商中,已經有三家發生嚴重的財務危機而破產。

各憑本事變化轉型 過去的書店走入歷史

這些問題讓日本的出版產業從出版社、物流通路到書店發生了結構性的改變,出版社開始不再單純進行書籍銷售販賣,像是角川書店大規模投入影音產業。而一些大型的連鎖書店,開始轉型成為綜合型的賣場,例如淳久堂不但自己在東京 Midtown 日比谷包下半個樓層又開餐飲店、也從事美容美髮店舖的經營,同時他們也將在 2019 年協助台灣誠品生活在日本橋店的書籍供應以及人員訓練。中型的書店像文喫書店,改變經營策略,採用計價收費限制入場人數的方式,同時在書店內部提供少見或是不容易調集的書籍作品。其他小型的書店,或者是朝向更冷門小眾的專業書店尋找生存空間,或者同時經營咖啡廳、二手書店甚至開放演講空間的模式突破困境,不過,不論是用什麼樣的方式,過去那種光靠著賣書報雜誌就能維持生計的書店,恐怕會像小時候的柑仔店一樣,慢慢走入人們的回憶中。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