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門攻擊落單女性的大叔 其實是對日本社會體制的反撲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去年六月,日本產經新聞社會版有這麼一則新聞:一名今年 49 歲的上班族記内良之,在東京二重橋車站故意使用右手肘撞擊迎面而來,一名準備下班搭車的 30 歲女性上班族,結果這一撞造成這名女士重傷,必須住院三個星期。在東京,只要是上下班的高峰期,幾個像是新宿、澀谷或是池袋這類人潮眾多的車站,很容易遇到這類的「衝撞大叔」。這群衝撞大叔們,年紀大約都在 40 歲以上,他們看上去就像正常上班族般的普通,穿著西裝提著或背著公事包。但是他們的表情很陰沉,好像內心深處堆積著重重難解的事,他們眉頭深鎖,總會不經意的抿著嘴巴。他們的衝撞幾乎都是臨時起意,當他們看到有車站裡有女性落單,一邊滑著手機,一邊逆著人流前行時,就會激起他們的攻擊慾望。他們鎖定目標後,會隨著人流快速地接近目標,故意用身體去撞擊對方的肩膀,趁著對方還驚魂未定,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們早就隱身在人潮裡快速的逃離現場。

衝撞大叔專挑沒有抵抗力的落單女子

根據日本警視廳的報案統計,這類的「衝撞大叔」他們專挑落單、看起來沒有反擊能力的女子下手。如果身邊剛好有男性或是其他朋友同行,衝撞大叔反而會收斂起他們的行為。這些人為什麼會這麼奇異的行為呢?一般來說,上班族的年紀到了 40 幾歲,大概也都已經在公司擔任或大或小的主管工作。但是他們年輕的時候剛好是日本的「就業冰河期」,泡沫經濟時期的年功序列、終身雇用制度早就成了過往雲煙,他們與年紀相仿的同儕之間,只有「人生勝利組」以及「人生魯蛇組」的不同。加上日本社會對於身心疾病的理解不夠徹底,總覺得會造成憂鬱症或是自律神經失調,都是因為「根性」不足,使得許多人不敢也不願意面對心理醫生,認為那是一件可恥的事情。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大叔們心裡有個黑影 不斷地吞噬靈魂

漸漸地在這些四十幾歲的大叔心裡,疾病就像一個不斷長大卻又不斷被壓抑的黑影,大叔們越想要壓抑黑影的成長,大叔們身邊的社會環境反而讓黑影的變得越來越壯大。最後,心中的黑影讓他們就成了一個個的「衝擊大叔」,對他們來說,只有找個理由對這個社會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才能稍微舒緩他們一直被黑影折磨的內心。這些黑影裡有著他們對自己的自負、自尊、空虛以及對於未来的不確定。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積極地表達自我主張 才能獲得身心健康

所以當今年 4 月安倍宣布日本全國進入緊急事態宣言的時候,上班族突然間從每天早上的滿員電車、職場壓力中被解放出來,不少人內心因此而覺得雀躍。這也是為什麼緊急事態宣言解除的當天, Twitter 上出現了不少上班族的悲鳴。過去的日本上班族被灌輸「以公司優先」、「為公司犧牲奉獻」是上班族的基本使命。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在疫情爆發初期,寧可吃退燒藥也要抱病上班。直到疫情爆發之後,才發現他們抱病上班不但沒有幫公司帶來利益,反而使得周圍同事也因此感染。「衝擊大叔」與其說是個人的心理疾病,還不如說是日本這個社會從二戰之後,被灌輸服從領導、壓抑自我所造成的反撲。想要解決這個社會問題,或許必須重新解構日本的職場倫理以及社會關係才有可能改善。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