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職業運動員 為了成績犧牲月經週期

日本東京奧委會前會長森喜朗因為失言風波下台,選出了新任的會長橋本聖子。日本現在負責東京奧運的三個主要單位:東京都、東京奧委會以及日本內閣的三名負責人全都換成了女性。雖然日本國內輿論對於這樣的人事安排有著不少的雜音,有人認為這不過是日本老人政治的障眼法而已。不過,這樣的改變對於日本這個封閉保守的社會來說,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步。說到性別平等,公平參與運動競技,就不能不提到男女在生理構造上天生的差異。今年 32 歲日本 1 萬公尺女子長距離最佳紀錄保持人新谷仁美選手,去年在一次記者會上引爆了一個很少被體育界關心的話題:女子運動員因為激烈的訓練以及飲食控制造成月經停止,新谷選手 7 年前的體重 40kg 體脂肪維持在 3% ,瘦小的體格都是精實的肌肉,新谷選手為了維持身體最佳狀況,幾乎不吃任何碳水化合物,但是她付出的代價就是女生每個月一次的排卵功能完全停滯。

想要降低體脂肪獲得好成績 放棄攝取碳水化合物

這個問題在體育界存在已久,但是在以男性為主的環境中,這個問題被有意無意的忽視。這群專業的女性運動員,因為月經停止造成賀爾蒙分泌減少,長期化之後不但不容易痊癒,甚至還會影響到生育功能。新谷選手說:「在中學的時候,幾乎每天都要吃兩大碗的白米飯。但是成為運動選手之後,就有女前輩問說:你怎麼還有月經?從今天開始你只要吃青菜沙拉就好,碳水化合物都不要碰。」當時新谷聽了這段話卻有自己的想法,他認為當一個專業的運動選手跑出好成績是必須做到的事情,但是,如果因為這樣傷害到身體,連月經都可能停止,付出的代價未免也太大,當時新谷並沒有把前輩這些話當一回事。

面對瘦巴巴的自己 覺得面目可憎

但是,為了全國大賽,新谷仁美必須持續高強度的運動,卻造成腳跟過重的負擔,引起劇烈的疼痛。為了減輕腳跟的疼痛,新谷知道必須繼續減少體重,也才能跑出好的成績。於是,新谷仁美不得不開始減少碳水化合物的攝取。「有天我自己站在鏡子前面,看到瘦巴巴的自己,覺得很不開心,不論我是一個運動選手也好、是一個女人也好,甚至是一個人也好,我一點都不想要看到鏡子裡的自己。」新谷一直問自己,真的有必要讓自己變成這樣嗎?但是在體育界裡,總是有這樣的說法:「雖然月經是身為女人不可少的生理機能,但是生理痛以及生理前的意志無法集中,加上體重增加,對於運動員來說都是嚴重的妨礙。」為了讓月經不要發生,甚至有些女性運動員會在比賽前服用避孕藥改變月經發生的時間。

運動場上是否只該追求好成績 違反自然生理

女性運動員遇到的問題不只是月經停止這樣的問題而已,長時間的體能訓練,身體過度負載,容易造成貧血、子宮內膜症等症狀,有些嚴重的情況甚至必須開刀將卵巢內的嚢胞摘除,才能保住性命。這些問題如果在運動員平常訓練的過程中,獲得足夠的重視,或許還能防範未然。但是現實的問題在於,這些女性運動員的教練們,大部分都是男性,婦科的問題,讓女性運動員們難以對教練們啟齒。再加上社會上對於「性騷擾」或是「霸凌」沒有一個明確可以衡量的尺度,也造成了女性運動員遇到這些問題,只能自己尋求解決之道。這次日本奧委會森喜朗前會長因為性別歧視問題,造到社會的撻罰,但是整個體育界對於性別生理界線的理解,才是要積極面對的問題。

福澤喬 每天兩分鐘 帶你從縱深潛入 認識日本這個鄰居當了十幾年的記者,希望做的事情就是用文字、影像去傳達心中的一些想法。如果喜歡這篇文章也請讓我知道更歡迎Follow
讓我可以調整寫作內容與方向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