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歲的超級義工獲得天皇頒發獎章 幸福感是最大的收穫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在台灣民間有不少年紀大的長輩們,會參加一些義工活動。他們有些是上市公司的老闆,也有些是退休的大學教授。對於他們退休之後積極投入公益活動的做法,根據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神經科學家 Robb B. Rutledge 研究,這可能跟腦內紋狀體(striatum )中會因為無私奉獻的行為,帶來的幸福感與滿足感有關。尤其是在高齡者身上,這樣的現象更加明顯。對他們來說,如果有人因為他們的幫助而獲益,那樣的成就感與幸福感不是金錢價值所能恆量的。今年獲得天皇「秋之褒章」的超級義工尾畠春夫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今年已經 81 歲的他每個月的生活費只靠著不到 6 萬日圓的國民年金生活,但是他每天卻樂於當一個犧牲奉獻的義工。 原本在九州別府開一家鮮魚店的他,總是古道熱腸參與各種天災的救助工作,他也因此被封為「超級義工」的封號, 2018 年西日本大豪雨造成一個年僅 2 歲的藤本小妹妹失蹤,尾畠春夫搜索開始不到半個小時就找到藤本小妹妹,拯救了一條小生命。尾畠春夫救災的帽子上,寫著「絆」以及「清晨總會來臨」似乎就是告訴大家他的信念。

靠著國民年金過生活 不接受任何金錢的幫助

別看他救災的時候,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樣,私底下他可是一個愛開玩笑的老爺爺,每次到災區去,有些災民希望跟他合照,他總會開玩笑的說:「只拍 10 張的話,就可以!」他心中有一則信念「來者不拒,逝者不追」。有時候他在災區救災,休息的時候,總會有災區的民眾送上炒麵、飲料之類的。尾畠老爺爺都會帶著微笑收下,他說:「這是大家的好意,當然不能拒絕,但是我絕對不收任何的金錢酬庸。」對於老爺爺來說,也有一個困擾:「吃了人家這麼多東西,不好好工作,太對不起人家了!」尾畠老爺爺笑著說。

從小家境清寒 只能被送去當長工

尾畠春夫老爺爺 1939 年出生,那時候還在日本還處於積極對外擴張的軍國主義期間。尾畠春夫 10 歲的時候日本戰敗,他的成長期正好遇到日本從戰後的一片狼籍到後來的經濟復興。他說:「人生最壞的時候,三餐只有芋頭還有南瓜,但是還是有很多印象深刻的回憶。」尾畠春夫的爸爸是個木屐職人,但是卻不是一個運氣好的生意人。二戰之後,石化工業發達塑膠鞋子越來越多,穿木屐的人越來越少,這也讓尾畠春夫從小就在一個貧窮的環境下長大。尾畠春夫小學 5 年級的時候,媽媽就過世了。讓尾畠春夫的爸爸更加自暴自棄,木屐沒人買、老婆也不在,最後每天就泡在酒缸裡,逃離讓他覺得殘酷的現實,家裡沒錢也只能把才小學五年級的尾畠春夫送到隔壁村農家當長工。

到了鮮魚店打工才發現 原來可以三餐吃到魚肉

尾畠春夫是七兄弟中的老四,也是唯一被送到農家當長工的,因為尾畠春夫的爸爸說:「你是家裡最會吃的。」這讓他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每天的生活只有割草、搬貨這些體力勞動,更談不上去學校上課這種「奢侈」的事情。那時候的尾畠對於父親非常的不諒解,甚至到了討厭、痛恨的地步。「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如果不是那麼早被送到外面當長工的經驗,或許我到現在還不知道幫助別人的快樂與幸福。」進入到青春期的尾畠春夫辭掉了農家長工的工作,到別府的一家鮮魚店當學徒:「印象最深的就是這裡的學徒餐居然都有魚肉可以吃!」尾畠春夫笑著說,在鮮魚店可以吃到魚肉本來就很正常,但是對於在鄉下每天只能吃芋頭、南瓜的尾畠春夫來說,依舊是件令人激動的事情。

為了開店學土木工務 快速累積開店基金

在別府當了三年學徒之後,他又轉去神戶量外一家鮮魚店學怎麼切魚、賣魚,後來成了魚店的正式員工。雖然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是尾畠春夫並不滿足,他想要開一家自己的鮮魚店。想開店卻沒有資金,怎麼辦?他跑去找了以前的老鄉大森幫忙,大森的父親開了一家土木工務店,尾畠春夫說:「我有一個理想,能不能讓我到你們家的工務店做三年。只要你們要我做的事情,我一定做,而且不會說不。」就這樣尾畠春夫踏入了土木工務這一行,這三年的經驗,也讓他後來的救災工作有了專業的判斷以及幫助。三年後,尾畠春夫如願的回到大分別府開了他夢想中的鮮魚店「魚春」。「魚春」在尾畠春夫夫妻的經營下,做得有聲有色。

看到千人擠在小體育館 決定戒酒七年半

不過到了尾畠春夫 65 歲生日那一天,他告訴老婆「我 15 歲的時候有一個想法,如果讓我工作 50 年之後,我 65 歲還有其他的事情想要做。」尾畠春夫的妻子告訴他「想做什麼就去做吧!」於是「魚春」在尾畠春夫 65 歲生日那一天結束營業。尾畠春夫登上了人生的第二個舞台「救災義工」,尾畠春夫說:「給人家的恩情,讓它像水一樣的流去。受到別人的關照,要刻在石頭上不能忘記。」他從 65 歲那年開始走遍日本各地救災。這段救災過程中,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 311 東日本大地震,他在南三陸看到臨時避難中心的景象:「當時 1,800 人擠在一個小小的體育館裡,每個人幾乎肩膀挨著肩膀,卻沒有任何人有一句怨言。」尾畠春夫看了這個場景,他決定戒酒。「過去我幾乎每餐都要喝點酒,但是看到南三陸的樣子,我還邊吃飯邊喝酒,就太不像話了。」尾畠春夫這個決心經過了 7 年半,一直到南三陸的組合屋全都拆掉,他才自我解禁。值得一提的是尾畠春夫的健保卡已經十幾年沒用過,為了保持可以救災的體力,每天不論風雨跑上 8 公里的距離是他的日課。對他來講,每次救災之後回到別府泡溫泉,是最大的享受。長期的義工活動下來,他過去開鮮魚店累積的積蓄也花得差不多了。現在每個月靠著 5 萬 5,000 日圓的國民年金過生活。現在一個人生活的他覺得,這樣似乎也就足夠了。問尾畠春夫還要當「超級義工」到什麼時候?他笑著說:「做到做不動為止吧!」。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