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裕層爆發赴日整形潮 卻被疫情攔腰砍斷

Image for post
Image for post

要不是這次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日本的美容產業大概要被中國大媽們攻陷。今年農曆春節東京家電量販店的激戰區東京新宿, BICCAMERA 新宿東口店的櫥窗裡,各式各樣的美容電器琳瑯滿目。這些美容電器最大的買家幾乎都是中國人,日本最大的美顏器製造商 YAMAN 每年有一半的業績都是中國大媽們貢獻出來的成績。 去年 11 月的光棍節,光是在天貓上一天的業績就可以輕鬆地超越人民幣 1 億元。從這個成績就可以知道 YAMAN 在中國的知名度有多高。

美容與電器結合 製造超薄面膜

不只是 YAMAN 的美顏器,松下電器也與化妝品牌花王合作,開發出 SENSAI 的護膚商品。花王去年年底開發出可以在皮膚上形成超薄膜的技術,聯合松下電器的電器開發技術,完成這款一台售價 7 萬日圓的商品。這個商品最大的好處在於,可以在皮膚上形成一層可以透氣保濕的薄膜,晚上睡覺前臉部上了保養品之後,再噴上這一層透氣的薄膜,可以持續一整個夜晚到第二天一早再把薄膜撕下,就完成了一次臉部的護膚保養。這項商品一推出之後,最大的買家不是日本國內的消費者,反而是中國的富裕層,對於這些富有的中國人來說,日本兩大品牌所開發的商品,有著難以拒絕的吸引力。

中國客人醫美療程不手軟 重點在於客製化

除了美容電器之外,這幾年日本醫美也在中國富裕層的消費圈形成了一陣旋風。位在東京代官山的醫美診所 Dr. SPA 鈴木芳郎院長就說:「在疫情爆發之前,醫院幾乎每天都有住在日本的中國仲介帶著中國人來這裡就診。」只要在微博打入關鍵字「鈴木芳郎」就可以看到介紹鈴木院長在埋線、拉皮以及面部提升的口碑,每天指名要由鈴木院長親自動刀的中國富裕層也不在少數。這些中國人會先透過微信與住在日本的中國仲介聯繫:「我在某月某日要到日本旅行,麻煩幫我安排整形的時間。」接到訊息的仲介,就會依照指定的時間與醫院聯繫預約。一旦時間敲定了,醫美診所就會要求仲介將準備來整形的中國客人的詳細需求以及臉部素顏照片傳送到日本,經過幾次微信的討論以及醫生針對實際狀況的建議之後,指定的時間一到,仲介就會陪著訪日的中國客人一起到醫美診所就診。

中介與醫美聯手 回饋高達五成以上

這些中國仲介的角色除了事前與醫美診所的聯繫之外,還有中國客人訪日的翻譯以及其他事務性的協助。他們除了會向前往日本整形的客戶收取手續費之外,也會從醫美診所這裡拿到手術費用大約 10% 的佣金。這當中比較容易引起爭議的部分在於這些住在中國的有錢人,對於日本醫美的市場行情並不熟悉,雖然醫美診所會先將手術費用的報價單傳給客人之後確認簽回,但是對於中國消費者來說,一萬日圓以及 1,000 萬日圓的差距並不大,他們更在意的是有沒有更多的 Sevice ,這反而成了不肖業者眼中的肥羊,甚至傳出有些仲介在當中賺取的價差可以高到五成以上。

醫美術後觀察有風險 評論兩極化

對於部分不願意賺取這波中國人整形潮的醫療診所來說,他們不是技不如人,而是這群來日本微整形的消費者到日本的行程大都只安排一天到診所就診整形,這對於重視術後復健的醫院來說,因為風險太高寧願選擇放棄。不過,現在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蔓延,這一波美容產業的爆買潮也跟著突然嘎然而止,下一波究竟什麼時候會再高漲,也只能先看疫情什麼時候可以平息。

Written by

福澤 喬_東亜人間社会観察,喜歡讀書與你分享。每天兩分鐘帶你窺探東亞的社會文化動態與經濟趨勢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